粮油生产

首页  > 粮油生产 > 正文

黑龙江东北部产区考察丨玉米种植收益较高,农民改种大豆意愿不强

发布时间:2018-06-06作者:xxb来源:期货日报浏览次数:1203

今年以来,东北地区粮豆轮作的政策支持力度不断加大。4月底有关部门又紧急下发通知,要求东北地区今年大豆生产者补贴的标准要高于玉米,且鼓励向优势区集中。在此背景下,今年东北产区种植结构将出现哪些变化?各方对后期玉米和大豆价格走势如何判断?带着这些问题,期货日报记者5月20日至26日跟随大商所农产品春季考察团深入黑龙江省东北部的玉米、大豆主产区进行调研。



大豆种植面积不及预期

   

5月末的东北地区,天气已经开始变热。车辆穿行在黑土地上,窗外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在考察进入第三天的时候,当地出现了大规模降温,并连续迎来了三场“及时雨”。
   

在此次考察之前,市场已经炒作天气因素,带动玉米期价上涨。但经过实地考察,记者发现干旱天气对黑龙江东部地区的影响并不大。“除了哈尔滨周边和部分岗地外,玉米出苗都较为正常。不过,这可能跟东线处于三江平原腹地有关,各地河流分布较多,水源相对丰富。而且在我们考察第二天之后,气温下降,各地迎来降雨。考虑到今年考察较往年提前一周左右,预计天气对黑龙江东部地区新作影响相对有限。”华泰期货分析师范红军表示。
   

农作物的种植收益对产区农民的种植意向有很大影响,大部分农民会参考前一年农作物的种植收益来决定新作的种植面积。2017年秋季黑龙江大豆、玉米上市后价格走势明显分化。大豆价格平开低走,市场成交低迷;玉米价格平开高走,而且市场交投活跃。尽管农民拿到的大豆种植补贴高于玉米,但最后玉米的种植收益仍高于大豆。
   

据双鸭山市集贤县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集贤县玉米种植面积120万亩,大豆11万亩,今年休耕5万亩左右。2017年该县玉米种植面积为116万亩,大豆16万亩。从数据可以看出,今年集贤县大豆面积减少,玉米种植有所增加。种植面积变化主要还是因为去年玉米的收益高于大豆。“只有能拿到轮作补贴的农民才会改种大豆,其余的农民没有改种的情况。”该负责人表示。
   

位于三江平原富硒土壤带核心区域的宝清县,除去农场部分,全县总耕地面积300万亩。据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该县大豆种植面积为125万亩,玉米为93万亩。今年大豆种植面积将维持在100多万亩。由于去年大豆的价格较低,玉米价格较前年高,今年预计玉米的种植面积会有所增加。
   

事实上,为了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带来的影响,有关部门在4月底紧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调增大豆种植面积,黑龙江大豆补贴在200元/亩以上,玉米补贴在100元/亩以上,并提供轮作补贴150元/亩。但在考察中记者了解到,上述措施并未使农民大量改种大豆。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通知下发时大部分农民已经完成播种,未播种地区农民也已经提前购置了种子、化肥等生产资料,改种成本较高。二是不考虑轮作补贴的话,即使大豆补贴标准高于玉米,经地方政府和农民测算,今年玉米种植收益很可能仍高于大豆。而且轮作补贴本身有一定的要求,比如说需要连片,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轮作补贴政策作用的发挥。
   

“由于大豆的补贴政策下发时间稍晚,错过了春播时节,宝清县今年的大豆种植面积没有增加。如果相关通知能早20天下发,情况可能就有所不同了。”宝清县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
   

家住萝北县江滨农场的于磊,家中经营着10公顷的农田,去年种了1公顷的大豆,其余9公顷都种的水稻,今年种了2公顷的玉米,8公顷的水稻。“去年大豆种植效益不好,还赶上雹灾,卖了1.7元/斤,不算上国家补贴每亩地的收益只有1000元。水稻的收益好,每亩能有6000—7000元,所以即使种植水稻的成本较高,我也还是愿意种水稻。虽然今年大豆的补贴高了,但是通知下来晚,已经种上玉米了,无法改种,附近的情况差不多都这样。”于磊告诉记者。
   

在考察过程中,期货日报记者详细了解了黑龙江产区主要农作物的种植收益情况。由于大豆的单产低于玉米,且去年大豆市场较为低迷,玉米则交投活跃,价格也稳步提升,玉米收益明显优于大豆。与大豆和玉米相比,水稻的收益最高且相对稳定,虽然水稻托底收购价有所下调,但总体收益仍是最高的。


农民种植成本有所上升


 

 

根据集贤县相关负责人提供的种植成本数据,2017年当地大豆和玉米的地租都是300元/亩,折合4500元/垧。大豆种子、农药、化肥、人工机械等种植成本220元/亩,成本合计520元/亩,按当年大豆价格和单产计算,种植大豆亏损159元/亩,加上245元/亩补贴的话,净利润86元/亩。玉米种子、农药、化肥、人工机械等种植成本300元/亩,成本合计600元/亩,按当年玉米行情和单产计算,种植利润54元/亩,加上205元/亩的补贴,净利润259元/亩,远高于大豆的种植收益。
   

今年有关部门调整大豆、玉米种植补贴,大豆补贴在200元/亩以上,玉米补贴在100元/亩以下。去年大豆补贴是173元/亩,玉米补贴是133元/亩。尽管如此,若按照上一年的情况推算,玉米的收益是226元/亩,还是远高于大豆113元/亩的收益。如果加上150元/亩的大豆轮种补贴,大豆种植收益才基本能与玉米持平。这就使得今年农民还是偏向于种植玉米。另据集贤县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去年玉米种植收益大幅增长,今年地租上涨到了8000元/垧,这对农民的影响非常大,如果今年价格稍有下降,就很容易亏钱。
   

据了解,地租的成本是随着农作物的收益而变化的。在考察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今年种植成本各分项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涨幅最大的是地租,部分地区甚至出现100%以上的涨幅,多数地区涨幅在50%以上。
   

“地租的费用是随着粮食价格而波动的。今年我们当地的包地费用上涨了60%—70%,由去年的2000元/公顷升至今年的3000—5000元/公顷,但仍然低于2015年和2016年的水平。”佳木斯市吉庆豆业总经理吕守仁表示。

   

“今年玉米的种植成本偏高,2017年成本在9980元/公顷,有1020元/公顷的直补和2000元/公顷的生产者补贴,补贴共计3020元/公顷。2018年,成本方面种子和化肥共增加了600元/公顷,包地费与去年持平,在4800元/公顷,有1020元/公顷的直补和1700元/公顷的生产者补贴。因此,今年玉米的种植成本较去年增加了近900元/公顷。”宝泉岭山林粮食加工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向东说。
   

宝清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2017年当地粮食价格比较稳定,所以今年地租较去年变化不大,旱田的地租成本平均在5500元/公顷。“但是农资成本有所增加,种子、农药、化肥、人工机械等成本在3400—3500 元/公顷,较去年增加20%,补贴对农资费用的影响比较大,农资费用随着补贴的增加而增加。”该负责人表示。
  

“去年大豆种植收益低于玉米,大豆种植面积下降是市场化的结果,国家出台补贴政策意在调增大豆种植面积。但基于去年的情况,即产量增加之后,需求却未出现匹配性增长,大豆出现卖粮难的情况。今年改种大豆面积不及预期,在某种意义上说,可以避免出现去年的情况。”范红军表示,在种植成本抬升之后,与之对应的是新粮开秤价的上涨预期,官方机构虽未直接公布预估数据,但从其对新作种植收益估算表可以看出,预计玉米价格0.8元/斤,大豆1.8元/斤,均高于目前市场收购价。农民也有这种预期,种植大豆的农民基于种植收益考虑,对大豆售价的期望值更高。


供给侧改革带来市场新变化

   

2016年起,东北地区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调整为“市场化收购+补贴”的新机制。近两年来,农业供给侧改革逐步深化,玉米市场正处于临储去库存阶段,给东北玉米产业格局带来不少变化。
   

范红军认为,目前玉米正处于临储库存去化阶段,国内玉米呈现二元供应结构,社会供应不足。与此同时,临储库存需要去化,价格上涨相对受限。后期临储库存去化完成之后,国内玉米价格波动幅度或加大。
   

对于玉米深加工企业来说,第一个变化就是由原来的临储存粮转为贸易商存粮;第二个变化是当地消化转换比例提高,外流量趋于下滑。深加工企业的机遇在于玉米原料成本下降刺激深加工产品需求,改善行业利润,带动行业产能扩张;但是挑战在后面,后期库存去化完成之后,玉米原料成本抬升,而产能扩张之后行业产能整体过剩,行业利润水平可能进入“寒冬期”。
   

在考察中,某企业反映由于临储玉米拍卖带来集中出库,当地物流紧张,运输费用有明显上涨。其中,玉米汽运到北方港口费用从过去的160元/吨上涨到230元/吨,大豆从190元/吨上涨到250元/吨,当前火车运费在210元/吨左右。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在农业供给侧改革的过程中,部分大豆深加工企业由于原料供应、下游需求、技术等方面受限,加工产能不能完全释放,经营陷入困境。部分企业也在积极探索转型,从加工转向贸易。
   

东北某大豆加工企业表示,黑龙江大豆产量仍有不足,如果黑龙江大豆产量低于800万吨,压榨企业就有停机风险。因此,该企业倾向于参与期货,以尽量避免停机。
   

集贤县农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地历史上大豆种植面积最高在100万亩以上,原有4个大豆压榨企业,年压榨产能65万吨。但是由于大豆种植效益差,农民逐年减少大豆种植面积,大豆压榨企业原料短缺,目前只有1个压榨企业在11—12月份需求旺季开工。
  

“客观方面,非转基因食品的标准化程度不高,国内市场没有给非转基因食品一定的溢价,国内非转基因大豆种植成本较高,监管不严导致国外非转基因大豆进入国内,对以黑龙江大豆为原料的产品形成较大的冲击。主观方面,期货市场虽然可以帮助产业锁定利润,但是由于对期货市场认识不足以及投机心理作祟,个别企业往往会留有较大的风险敞口,最后导致盘面亏损较大。”永安期货分析师楚振建表示。
   

对于后期玉米、大豆的价格走势,范红军认为,要分两个方面看。“通过调研了解到,大豆、玉米种植成本整体上升,其中地租成本上涨明显,化肥价格亦有小幅上涨。但供需方面并不支持价格大幅上涨,其中大豆主要是供需不匹配问题,今年种植面积变化会导致供应小幅下降,但总体供需形势仍不乐观;玉米在不考虑抛储的情况下,供应缺口会有所扩大,但临储玉米抛储或随之增加,这会限制玉米期、现货价格上涨幅度。”他说
   

在楚振建看来,国产大豆未来价格走势需要从国内和国外两方面来看。国内方面,虽然补贴力度加大,但是因为政策出台稍晚,农民改种力度不大。另外,由于上一年水稻和玉米的种植收益都远好于大豆,今年黑龙江地区的大豆种植面积很可能低于2017年。现在豆一盘面价格较去年并没有太大的涨幅,因此,从国内来看,豆一后期上涨概率较大。
   

国外方面,全球大豆平衡表近5年来第一次去库存,在全球平衡表偏紧的情况下,今年7月份美豆主产区天气情况变得尤为重要。盘面价格对于天气的敏感性将增强,波动率将上升,现在美豆绝对价格较低,向上的空间远大于向下的空间。宏观方面,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发酵,如果我国对进口大豆加征关税,国内大豆将会受益,价格料有较大涨幅;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和解,我国会加大美国农产品的进口力度,9—12月份美豆销售会较好,美豆价格上涨,国内大豆跟涨。


期市服务“三农”能力不断增强


 

 

近年来,我国农产品市场化改革不断推进。2014年,国家取消了大豆和棉花的临储政策,2016年取消了玉米临储政策。随着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化,国内粮食种植结构调整,如何保护农民利益、助力企业稳定经营是当前各方面临的主要问题。
   

通过连续一周的走访调研,期货日报记者发现,黑龙江东北部的农民、合作社市场意识还相对薄弱,今年要种什么农作物完全取决于上一年农作物的收益情况,对于市场价格风险更是束手无策。事实上,已连续3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的“保险+期货”模式就可以为粮食价格“上保险”,让农民种粮有所保障,化解农业生产者和经营者面临的粮食价格下跌风险,提升农民的种粮信心,进而扩大种植规模。
   

2015年以来,大商所已连续3年开展“保险+期货”试点。2017年,大商所支持25家期货公司与8家保险公司合作,在黑龙江等7省区40个县市开展32个试点,为188个合作社和农场共计8万多农户提供服务,覆盖种植面积206万亩,最终实现理赔4105万元。 “保险+期货”可以充分利用市场机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深度整合保险、期货等金融资源,有效管理农产品价格风险。
   

据了解,在“保险+期货”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大商所今年将支持期货公司开展“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充分发挥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利用交易所平台,集合多类型金融机构优势,为农民和大型粮食企业提供一个高效、便捷、易参与、可持续的综合性风险管理工具。
  

“通过多年来在农业工作中的探索实践,我们深刻认识到,我国农业的发展离不开风险管理,必须运用期货、期权等现代化金融工具,以市场化手段帮助农民在销售过程中提前锁定利润、保证农民收益,帮助涉农企业降低采购成本,稳定、持续经营。大商所的‘农民收入保障计划’、场外期权、基差贸易试点等产业服务创新,将为此提供综合、有效的解决方案。”南华期货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多年来,在大商所的支持下,南华期货立足我国粮食主产区,每年坚持开展“期货知识下乡”、春秋两季产区考察、免费提供服务“三农”热线等基础工作,并运用场外衍生品等创新工具开展了“利用场外期权为农民保价增收”“保险+期货”等创新金融支农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分享到:
标签:
您好,是时候升级你的浏览器了!你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的过期版本,Internet Explorer 8 可以为你提供更快、更安全的浏览体验,提供更好的隐私保护。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