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正文

美国农业部误判中国消费市场 中国大米库存重大调整影响全球格局

发布时间:2017-10-19作者:郑文慧来源:华南粮网浏览次数:1466

   近日,美国农业部对我国2010/11年度至2017/18年度的库存进行了一次大调整,这导致10月供需报告对中国大米2017/18年度的期初库存较上月上调了1692万吨,当年期末库存预估值也随之上调1757万吨。因此,全球大米期末库存创出自2000/01年度以来的高位,达到1.41亿吨,较9月份的预估值上调1800万吨,增幅达到14.6%。而上调后的中国大米库存达到9250万吨,同样达到2000/01年度以来的最高点,占全球库存的65%。事实上,近几年全球大米库存增长主要来自中国的贡献,剔除了中国的数据,全球大米库存总体趋势是下降的。

   本次调整,主要基于美国农业部对中国现阶段大米消费的判断的修正。2017/18年度全球大米消费量小幅上调至4.8亿吨,但与此相反,中国2017/18年度大米消费量下调了65万吨至1.42亿吨。不仅如此,2010/11年度以来每年的消费量都被下调了。这导致近7年中国大米的期末库存上调。美国农业部表示,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国拥有较之前估算多得多的库存。其人均大米消费量,尤其是食用消费,随着收入的增长和城镇化发展,正在缓慢下降。尽管此前美国农业部已经考虑到中国大米消费放缓的趋势,2014年开始也连续对库存做了上调,但调整幅度还是不够大。

事实上,美国农业部如此大幅调整我国大米库存,已不是第一次。1999/2000年度,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我国大米期初库存为9600万吨,但1998/99年度的期末库存仅为2750万吨,一下子增加了2.5倍,这个调整幅度实在惊人。回顾那几年,正是我国大米连年增产,库存压力很大的时期,由于我国粮食库存并没有公开,因此美国农业部的估算值和实际出入较大。另一次调整,方向相反,是2003年大幅下调我国大米库存。当年期末库存从期初库存的6722万吨下调至4493万吨,降幅达到2229万吨或33%。由于1999年至2003年期间,我国稻米连年减产,库存量的减少也超出美国农业部预期,因此在2003年有一个大调整。

在2004年粮食流通市场全面放开后,国家实施了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有效提高了农民种植积极性,促进了水稻生产。2004年以来,我国水稻连年丰收,稻谷产量自2012年跨越亿吨大关后节节攀升,连续6年站稳在2亿吨以上。这意味着我国稻米产需结构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这样的形势下,迎来了近30年来,美国农业部对我国大米库存的第三次重大调整。

对于中国的大米消费量和库存量,美国农业部的估算是和我国现实有出入的。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2004年来我国大米消费量从1.3亿吨增长至2016年的1.44亿吨(折合稻谷分别为1.85亿吨和2.05亿吨),同期产量由1.26亿吨增长至1.449亿吨(折合稻谷分别为1.8亿吨和2.07亿吨),两者增幅相近,年度供需整体平衡,部分年份甚至出现供不足需情况。而根据我国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2004年至2016年,我国稻谷明显产大于需,产量从1.79亿吨增加至2.08亿吨,增幅为16.2%。而同期稻谷的消费量则基本稳定在1.8亿吨的水平上,主要是因为占比80%以上的食用消费量保持稳定,甚至开始出现下降趋势。国家粮油信息中心9月稻米供需报告显示,我国稻米2017/18年度食用消费为15680万吨,略减20万吨,减幅0.12%。随着经济的发展和食品结构的多元化,作为口粮的大米消费将继续稳中趋降。

由于近年稻谷产量增速远大于消费量增速,我国稻谷库存连年增加。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3-2016年我国稻谷年末库存平均每年增加2600万吨,4年累计增加库存已超过1亿吨,占稻谷全年产量的50%,库存压力依然高企。

这与最低收购价政策不无关系。一方面,最低收购价政策实施以来,由于收购价格连年提高,高于市场的价格容易导致生产过剩,另一方面,“旱涝保收”的制度使得农户倾向于种植省心省力的普通稻,限制了“质量”的提升。随着市场要求的提高,需求持续低迷。以国家政策性早籼稻为例,2014年以来,除个别成交场次,基本都以全部流拍收场,国家库存越积越多。

因此,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政策也到了必须改革的地步了。今年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分别下调了每斤3分钱、2分钱和5分钱。对此,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表示,过去三年来,稻谷供大于求的压力越来越明显,怎么消化政策性稻谷库存,成了一件急需解决的问题。下调稻谷最低收购价,正是在发出“稻谷供大于求”的信号。相信近一两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将会有进一步的调整和改革。总的思路,是要保留基本的政策框架,但是要增加政策的弹性。也就是说,要让今后价格更加准确的体现市场供求关系。

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因素,意味着我国稻米全产业链的各个主体都要根据市场的需求来调整自己的行为。现在市场的需求是什么?是“中高端消费”。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要求我们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习总书记的报告提出,要“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在中高端消费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这要求我们粮食行业从上游种植、养殖到生产、加工,再到物流配送全环节,都要实现商业意识的转变和产业的升级换代,实现人民从“吃饱到吃好”的“美好生活”追求。








分享到:
标签:
您好,是时候升级你的浏览器了!你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的过期版本,Internet Explorer 8 可以为你提供更快、更安全的浏览体验,提供更好的隐私保护。立即下载